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辽西心理咨询师成长联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性格:乐观、开朗、幽默。 品格:诚信、善良、正直。 格言:落花无言,人淡如菊。 追求:博友分享,我最快乐! 宗旨:传播土陶技艺,广交天下朋友!

网易考拉推荐

精神病理学之母性的羁绊(胡冰霜)  

2015-03-04 06:52:14|  分类: 心理咨询案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精神病理学之母性的羁绊(胡冰霜) - 哥们干杯 -

考古学、人类学、神话学的诸多发现证明了母性的无比强大。比如“王母娘娘”、“地母”、“无限体”等巨大无边的形象。

700年前,但丁虔诚的呼唤:“永恒的女性,指引我们上升”。

心理学家荣格认为:男性心目中的女性原型“阿丽玛”概括了:夏娃、海伦、圣母、智慧女神等等富有多样魅力的特质。

母性的影响无处不在、无时不有,渗透了时间、空间。

有时候女性全恶的形象被人格化为邪恶、法力无边的巫婆。

但遗憾的是,在日复一日的具体而琐碎的生活之中,许多母亲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能量之大、可能对子女的成长具有重要的影响。

比起过往的那些岁月,这些年来,母亲们变得越来越空闲了。

现在常常可以看到,很多母亲因为自己无所事事、孤独寂寞、情感饥渴、所以喜欢让孩子关注自己、让孩子一直守在自己身边、始终用一根无形绳索将孩子的脖子套住。

很多母亲要求子女绝对听话;规定了子女的学业选择、职业选择、婚姻选择.......

这些子女长年累月的“被规定”着,虽然已经成年,但实际上没有成熟。

子女们既然一直没有机会离开母亲、当然也就无法移情于另一个人(配偶)来走向自己的发展和成熟。也就是说这样的子女一直无法长成,无法开花结果。有些甚至干脆选择终身生活在母亲的“石榴裙”下。

有些子女即使表面上的离开了,但其实也是在母亲的完全掌控之中。比如母亲的手常常忍不住伸得太远,一直伸到了子女的婚姻生活的细节之中。这样的母亲一般都对子女的配偶颇为挑剔、颇为怨恨。于是让子女活得左右为难、倍感压抑,终于日渐苍白、窒息、变成了一个行尸走肉、被动的人、没有主体性、没有独立的自我。

哲学家维尔.埃克认为个体如果不能发展出完整的主体性,就难以确保自己的真实性、本性、完整性,就可能发生精神分裂症。他借用黑格尔哲学之中否认的概念,证明了儿子只有通过对母亲的对抗、否定和拒绝negation,才能使儿子的主体性得以确立:“否定是自由的前提”。

拉康尤其强调在母子羁袢关系中儿子发生自我异化的危险:儿子害怕失去母亲,那么他便努力去满足母亲的一切意愿,渐渐强迫自己变成了母亲所期待的样子。这种强迫的自我状态被温尼科特称为“虚假自我”的状态;而虚假自我的极端表现形式便是失去现实性、走向精神分裂。

对精神分裂症的主体性缺乏问题,宾斯旺格的描述是:个体进入了完全的屈从状态,他放弃了他的决定权、剥夺了自己的生活,由此他变成了玩偶play-thing和牺牲品victim。他在世的体验也变成了一种虚无的体验他把自己交给了未知和偶然。

同时对受着母亲羁袢儿子们而言,由于无意识之中乱伦禁忌所唤起的内疚、恐惧感,使他们还可能出现对性的排斥,表现为明显的性冷漠。或者出现其他的性取向问题。因为性能量既然不能移情于人,便可能移情于物(恋物癖);不能移情于女性,便可能移情于男性(同性恋)。照拉康的概念:这个儿子的名字是一个“没有希望的能指”。

现代法国作家泽穆尔追踪调查了上一代女性(女权)主义者的儿子们的去向,发现他们之中很多都像精神分裂症一样未能建立起自我的主体性,不能成为自由的“行动者”。泽穆尔因而将这些儿子们的特质定义为:“男人如花”。并将此视为当今男性莫大的悲剧,

其实如果天下男人皆“如花”,这对女人而言也未必不是一个悲剧。

母亲确实大、怎么形容也不会夸张过分。

尤其对儿子们而言:母亲永远“无穷大”。

母亲是“大母神”,从来就足以使“孔雀东南飞”。

从张爱玲《金锁记》中七巧身上可以看到。

从陈忠实《白鹿原》中白赵氏身上也可以看到。

母性无穷大其实也就是女性性无穷大。在具体生活之中,年复一年,可以看到许多女人的女性性渐渐的越来越大,而当其走向完全、鼎盛的母性之时,便可能让人有望而生畏之感。

大江健三郎爱妻甚笃,他在自传上写到:“梦见母亲和妻子合成了一个女性(已经上了岁数)”。

在《本.拉登传》中,本.拉登的儿子说:“我们家所有的人都知道父亲爱自己的母亲胜过爱他所有的妻子、兄弟姐妹和他所有的孩子”。

女性性本来就大,100多年来女性主义的兴起,更让女性性大乎其大,大得无边无际。

心理学家拉康在此不由得雾里看花,然后宣布:女性不存在,可以推想女性于他而言,是“不堪言说”的。

要解决母性的羁袢问题,让儿子们得以自立、成熟,首先需要解决的是一代女性对自己“无穷大”的自觉和自知。

然而最最最重要的是,对儿子们而言,个人的意志更可以无穷大:“让我们作为自由的存在者,把自己重新诞生一次”,海德格尔如是说。

具体来讲,也就是说:“我们的身体被母亲所生,而我们的精神由自己重生”,而且可以再次、再次重生。

相当于金蝉脱壳、蝴蝶羽化、金蛇蜕皮、凤凰涅盘;这是何其的“哀痛者与幸福者”。
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