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辽西心理咨询师成长联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性格:乐观、开朗、幽默。 品格:诚信、善良、正直。 格言:落花无言,人淡如菊。 追求:博友分享,我最快乐! 宗旨:传播土陶技艺,广交天下朋友!

网易考拉推荐

亲子关系的奥秘:从“控制型”转变为“爱和自由型”  

2014-12-25 07:09:20|  分类: 教子必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教育要受到好的效果,必须从传统的控制型转变为爱和自由型,这个过程不容易,是我们每个家长必须面对的挑战。

  去年九月份见到这个孩子,他没有安全感,同伴和他开玩笑,他也分不清是真是假,连小他一个头的女孩子要抢他的东西,他都凄声叫着逃跑躲避。但是看他的眼睛,不够明澈,有怨气,眼缝小,眉宇之间不舒展,脸色略显苍白。

  据孩子的爸爸说,他是在幼儿园不听话,有被老师关进厕所的经历。据煮饭的阿姨说,他好多了,以前都不敢说话的。

  现在他的眼睛变大了,眼神清澈了,眉宇间舒展了,脸色白里透红,健壮有力,合作性很好,脸上常常绽放出笑容。

  这个过程的艰难,不是外人所能理解的。我要把一个读经的私塾改变成为一个爱和自由的儿童之家,可以说简直是不明智的,我豁出去了,观念的剧烈冲突,让我和孩子的父母们彼此都“遭了罪”。但是要为中国未来社会培养出具备传统文化之智仁勇特质的少年,再苦也是值得的。

  一开始我就叫大家叫我老闵,是为了消除孩子们对成人的恐惧,孩子们觉得很新奇。孩子们叫着,欢快地叫着,老闵老闵!但是等了几天,他们叫我爸爸,我可惨了。孩子叫我老闵,和我有了身体的接触,只是一种试探性的接触;等叫我爸爸的时候,对我的“暴力”攻击直线上升,他们甚至动用戒尺使劲地打我,我愤怒地把戒尺折断,对他们说:“从今天开始,我们大唐儿童之家再也不许打人,反对暴力!”但是孩子们仍然释放着,他们的攻击没有轻重。当我试着保护自己的时候,我的房间就遭殃了。

  第一天,他们把我的房间撒满了泡沫屑,我不打扫,第二天,他们把我的房间倒满了水,我也不管,第三天,是个下雨天,他们把我房间地面上搞满泥浆,我当没有发生,第四天,他们把我的被子和床褥上灌水,用粘满泥土的脚再上面踩踏,我不管,晚上找出榻榻米睡,第四天,他们进入厨房,女孩子把阿姨的面粉摸在脸 上,男孩子把厨房里的生米也抓来吃了。厨房的阿姨受不了,其他老师也有怨气,我看到事情闹大了,出钱请了客才摆平我们成人的内讧……孩子们亢奋地一次又一次地叫我去看他们的恶作剧杰作,我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。

   他呢,这中间只是个围观者,但他有他的释放办法。第一是上课和小邵老师闹别扭,逆反,凡是老师说的他都对着干;第二是经常带头不吃饭,悄悄‘偷’东西吃。有天,他打了小邵老师一个耳光,小邵老师很伤心,她对孩子说:“我爸爸都没有碰过我!”我在旁边叫小邵老师“还击”,但是小邵老师没动,他则在旁边冷 笑。我愤怒了,把他拉到隔壁教室,“陪伴”他,准备让他冷静半个小时,给小邵老师道歉,他受不了,大哭,我把孩子拉到小邵老师跟前,叫她暂停上课,继续叫他道歉,他哭叫着打我,我警告他说:“你可以哭,但你不能打我,你打我我就要打你!”于是在孩子每次打我时,我就拍打他的手臂,孩子大哭,使劲跺脚,嚎 叫,眼泪长流,不停地做出打我的姿势,但每次快打到我身上时就停了下来。我叫小邵老师拿来了一个大纸箱,他就开始用嘴咬用手撕扯纸箱,直到把一个电视机纸箱全部撕得粉碎,才冷静下来,整个过程差不多持续了四十多分钟。冷静下来后,他说:“我今天心情不好,我想单独静一会儿。”于是找了个凳子让他坐下。那以后,他发脾气时就不再打人了。

   但是这次释放后,他仍然不吃饭,他不吃,其他孩子也不吃。他的饭量很大,总会在饭后两三个小时后,叫肚子饿。我呢,僵持一会儿后,总会从我的箱子里把私藏的饼干全部给他,每次他都说:“你呢,给你留一个吧。”我说:“没事,全部给你。”他就接受了。我又对他说:“学校的东西,你想吃都可以,但是不能 ‘偷’,你给我们说,都会给你的。”但这不是长法啊,总得改变这种现象啊,家长在外面“压阵”,希望的给孩子们的“释放期”快点结束。我知道,家长的忍 耐是有限度的。

   有天中午,他不吃饭,我对他说:“待会儿肚子饿了没有东西吃哦!”他点头同意了。饭后我们去玩滑滑梯(“释放”期间,孩子们都反对午睡,我同意了,顺便说一句,孩子们精力旺盛,只要夜间休息得好,中午是不想睡午觉的,我怀疑,幼儿园的午睡是老师为了减轻自己的工作劳累所为,非为孩子的健康着想),玩了两 小时后,他肚子饿了。我说:“不行,说过的,没有东西吃。”他哭闹着,我叫小邵老师看着孩子,自己和他回去,回去后,我对他说:“再等半个小时,让你记住,不吃饭,肚子会饿的。”但是饥饿感让他忘记了自己承诺。“我饿啊,给我东西吃!我饿,我饿!”孩子的头一个劲儿地往我怀里钻,差不多哭了二十分钟,我 对孩子说:“吃东西,可以啊,但是答应以后要吃饭!”他同意了,我进我房间把东西拿出来给他吃。这时候,其他孩子回来了,他躲进了我的房间。我对他说:“你正大光明地吃好了,就告诉他们你肚子饿,你可以不分给他们。”他于是走出房间,当众吃着我给他的饼干。

  那以后,他能够正常吃饭了。

  孩子在父母面前很紧张。孩子的妈妈接触了我的人性化教育理念后,陷入了困惑之中。“以前我知道什么是对,什么是错,现在要给爱,不知道什么是对错了!我问他,老闵怎样?他站在床上,涨红着脸。举着双臂,嘴里突然蹦出一句‘老闵给我自由’!”

   自由,对于没有健全人格的成人来说,是件奢侈品,一旦给成人自由,大多数成人会陷入惶恐不安中。只有相对健康的孩子才能够享受自由!但是,成人会看不惯孩子的自由,让孩子自由意味着成人放弃控制,意味着成人要从权威型转入情感魅力型,意味着成人要从过去的有为更多的时候要转入无为。无为,是境界,是智 慧,是艺术,但是多数的父母不会,我也没法去改变了。

   孩子正常化后,开始粘自己的妈妈了(敢于表达自己的爱和建立亲密关系)。但是他的妈妈受不了孩子的“纠缠”。今天一早,他要跟妈妈在一起,但是妈妈要上班,只好把他送到学校。我接过手,抱着他,轻轻拍着他的背,让他哭得淋漓尽致。哭完后,他把我压倒在地板上,捏我的鼻子。我对他说:“你说老闵给你自由,你也给妈妈自由好吗?”他终于笑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